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图播天下小说 >> 盛宠之将门嫡妃 >> 第408章 408.是哪家姑娘?

第408章 408.是哪家姑娘?

云尧命不好,亲爹是人渣。母亲薛氏对云尧严厉远大过慈爱。

在他成长历程中,真正扮演父亲这个角色的,是恩师叶晟。

而云尧幼年天真时,曾偷偷幻想过,若他是叶晟和宁蓁的儿子,那该多好啊!

薛氏印象中,长子自小懂事老成,坚强独立。但叶晟和宁蓁看到过云尧淘气叛逆的一面,他毕竟曾是孩童。

被人欺负,跟人打架,这些云尧都经历过。但他一身脏兮兮,鼻青脸肿的时候,总是跑去叶家,因为回云家薛氏会责罚,也会伤心难过,但宁蓁只是心疼他,而叶晟会教他下次怎么打才可以嬴。

云尧小时候最喜欢温柔美丽的师娘。

宁蓁会给他做漂亮的新衣服,美味的饭菜。

云尧喜欢听宁蓁弹琴,他到如今都觉得,那是记忆中最美的仙乐。

同样跟南宫珩被苏湮抓走,两个八岁的孩子逃生后一路流浪,南宫珩说,他家老南一定在疯狂地找他,云尧说,他家老叶肯定也在疯狂地找他。

彼时年幼,南宫珩不知云尧说的老叶是谁,问他是不是有个姓叶的后爹?

云尧把南宫珩扑倒,两人干了一仗。

打完架躺在草地上,两人开始“拼爹”。

南宫珩说,他家老南可好了,他想要什么都给!

云尧说,他家老叶更好,会教他打架,而且他师娘会做超好吃的菜,会给他做衣服鞋子,弹琴天下第一!

南宫珩觉得自己输了。他那时并不知道年氏不是亲生母亲,但他能感觉到年氏不喜欢他,比不上云尧口中好厉害好疼他的师娘。

然后,他们俩又干了一仗……

那次云尧平安归家,见到宁蓁的时候,宁蓁哭了,他也哭了。但他却从来都不敢也不愿在薛氏面前哭。

过往种种,不曾忘却。

意料之外的重逢,却已恍如隔世。

八岁那年本该被抓走的宋清羽,抓成了云尧。

多年后,宁蓁再见云尧,却已成宋清羽。

故人再见,宋清羽在宁蓁眼中,再次看到了如当年一般的疼惜,让他心中酸涩不已。

原在宫殿中的墨袍男子不知何时已离开,宋清羽上前,握住宁蓁的手,又叫了一声“师娘”,宁蓁倏然泪如雨下。

“我没事,挺好的。”宋清羽红着眼露出一抹笑来,“师妹师弟都很好。”

听宋清羽提起叶缨姐弟,宁蓁指了一下桌上尚未完工的小衣服,用眼神询问宋清羽。

宋清羽会意,笑着点头,“是真的,叶缨师妹现在有两个儿子呢,叶翎师妹生了个女儿,小名叫晚晚,除夕夜生的,才三岁,师娘做的这衣服大小正好,她会喜欢的。”

很多事,宋清羽在见到宁蓁时,就已想到了。

抓走宁蓁的人,这些年怕是一直暗中盯着叶缨姐弟的一举一动,会跟宁蓁讲他们的事,不然宁蓁不会一个人在这里做孩子的衣裳,正好是晚晚能穿的大小。

但这,何其残忍?

远隔天涯,不得相见,知道更多,牵挂更重,折磨,亦更深。

而宁蓁第一时间跟宋清羽确认的,是那人有没有骗她。她想知道,她的孩子,真的好好的。

面纱落下,宋清羽见宁蓁清瘦的面颊,心中微叹,又握住她颤抖的手,“师娘,我跟你讲讲师妹师弟的事吧。”

他知道,这是宁蓁最牵挂的,外人讲,跟宋清羽讲自是不同,而且很多事,宋清羽认为暗中监视的人并不会知道。

这一讲,不知不觉,天都暗了。

宁蓁流了许多泪,听到叶缨未婚生子,叶翎冲喜出嫁,她伤心不已。

宋清羽没有刻意隐瞒或粉饰,该说的都说了。叶缨三姐弟“凄惨”的经历只是个开端,后面终归是越来越好的,如今也是真的很幸福。当然,忽略最近南宫珩和叶翎遇到的事。

听宋清羽讲到可爱的孩子们,宁蓁又哭又笑,拉着宋清羽去看她房中的几口大箱子,里面都是她给孩子们做的衣服,大部分是给叶尘的,一岁穿的,两岁穿的,三岁穿的……

侍女送来饭菜茶水,宁蓁没胃口,只想听更多孩子们的事。不过在宋清羽劝说下,喝了一碗热汤,心情比一开始平静许多。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宁蓁看着宋清羽,神色抱歉,无声地说。

宋清羽摇头,“师娘千万不要这样说,其实这些年,我们都没有放弃寻找,只是没有线索。如今这是好事,我想阿珩和小叶一定会有办法找到我们的。即便他们不知道师娘在这里,也一定会不遗余力地找我。”

宁蓁微叹,“我会想办法,让你脱身的。”

“不。”宋清羽神色认真,“要走一起走,走不了,便是留下陪师娘一辈子,我也愿意。”

宁蓁摇头苦笑,没再说什么。

两人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起叶晟。宁蓁不提,宋清羽也不敢说。至少宁蓁先前接收到的信息,她的孩子都好好的。但关于叶晟,宋清羽料想是坏消息,而他所知的也是坏消息,倒不如不说,至少还有个念想。

宋清羽问起这里是什么地方,抓他来的是什么人。

宁蓁用手语跟宋清羽讲了许久,宋清羽神色有些凝重。敌人真的很强,洞悉一切,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他们就会变得很被动。

南宫珩就住在宁蓁隔壁,当夜他挑灯作画,翌日送了宁蓁一份礼物。

是三幅画卷。

第一幅画的是百里夙和叶缨一家。百里夙背着叶尘,叶缨抱着叶瑾。

第二幅画的是南宫珩和叶翎一家,叶尘再次“出镜”。南宫珩揽着叶翎,叶尘牵着小傲月和晚晚在后面笑着跑着。

第三幅画,是三姐弟。叶旌策马扬鞭,意气风发,两个姐姐在等他回家。

宁蓁惊喜不已,不错眼地看着,最后目光落在叶旌那张笑容灿烂的俊朗面庞上,不期然又红了眼。

宋清羽猜测宁蓁怕是看到叶旌,想起年轻时候的叶晟来了。他们父子真的很像,不管容貌还是气质。

宁蓁把画像挂在了她的房中,宋清羽再想起孩子们之间的趣事,就会跟宁蓁讲。

从宁蓁那里,宋清羽知道,那人应该不会杀南宫珩,而叶翎大概一开始就没被抓,但也不会得到任何线索。

换言之,这么多年那个人没有找叶缨三姐弟的麻烦,是宁蓁用自由换来的。

除了第一日,那人连续多日没有出现。

宋清羽的到来,给宁蓁的生活带来不小的变化。原先她不愿出门,只一个人孤单寂寥地不停做女红来消磨这漫长凄苦的光阴。

如今天气晴好的时候,宋清羽会陪宁蓁出去,在花园里散步。活动范围有限,但其实也不小,虽然不过是个美丽如仙境般的牢笼,但身边有人陪着,终归不一样。

小时候宋清羽最爱吃宁蓁做的饭菜,但宁蓁自从离开孩子,已许多年不曾下厨。

如今换了宋清羽给宁蓁做饭菜。

第一顿,看着宋清羽端来的三菜一汤,宁蓁很惊讶,尝了尝,竖起大拇指,夸赞他做得很好。

宋清羽笑着跟宁蓁介绍,哪道菜是跟着叶翎学的,哪道菜是叶尘最喜欢吃的,哪道菜是晚晚最爱的。

这日宋清羽又做好几道菜,两人准备开饭时,宁蓁笑意温柔,比划着说:“我有一个侄女儿,真希望你们可以认识,她一定会喜欢你的。”

宋清羽愣了一下。好吧,作为光棍儿,果然到哪儿都逃不开被长辈关怀终身大事的命运,好感动……

宁是母姓,宁臻本姓祁。

她上次说过,她有个嫡亲的兄长,名叫祁轩。当年就是祁轩设法送宁臻走的,侄女想来就是祁轩的女儿。

宋清羽笑了笑,“那敢情好,我也很希望可以认识祁小姐。”

宁蓁不知想到什么,摇头微叹,并没有继续关于那位祁小姐的话题。

宋清羽猜测,或许祁家人如今境况都不好,宁蓁不愿提,他也没有追问,毕竟暂时处于自身难保的状态。

没敢告诉宁蓁的是,宋清羽在苏醒过来的当夜,确认自己武功被废掉了。

应是在他昏迷的时候,被人下了毒,内力全废,而他一开始甚至都没感觉到哪里不舒服,足可见那人在医毒方面的造诣之高。

宋清羽怕宁蓁对他太愧疚,没有提此事。

他自己一开始觉得挺难受的,从小跟着叶晟习武,勤奋努力。

一夕之间,换个身子重生了!

重生之后他身体虚弱,一切都得从头再来。没关系,他加倍努力,拼命追赶南宫珩和叶翎,成功在风不易的帮助下,走捷径获得高深的内力,终于如愿跻身高手之列。

一夜之间,全被废掉了!

郁闷是真的,但也是无意义的。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只能告诉自己,努力保持微笑,等着他兄弟和师妹来拯救,因为当下他除了用心陪伴宁蓁之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不敢做,这应该也是抓他来那人的目的。

因为那人答应宁蓁,不会动叶缨三姐弟,自然也不能动百里夙和南宫珩。

宋清羽安慰自己,从结果来看,倒也不错吧。若当时被扔掉的是他,那人把南宫珩抓来,且废掉南宫珩的武功,后果更糟糕。

这日宁蓁在给宋清羽做衣服,宋清羽在旁边沏茶。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棂照进来,一时倒也温馨宁静。

门口出现一道黑色的影子,宋清羽抬头,手一顿,眼神戒备,放下茶壶,下意识地挡在了宁蓁前面。

是曾见过的那墨袍男子,依旧是那日同样的装束,依旧面无血色,若只站在那里不动不言语,颇有几分阴冷灰败之气,躺下便可完美伪装一具尸体。

宁蓁说,他的名字叫端木尹。

看到宋清羽的动作,端木尹微笑,“这世上,我最不可能伤害的人,就是阿蓁。”

“伤她最深的人,就是你。”宋清羽眸光冰寒。

见端木尹倏然沉了脸,宁蓁拉了一下宋清羽的袖子,让他不要跟端木尹作对,怕端木尹生怒伤害宋清羽。

下一刻,端木尹却又笑了,“阿蓁大可不必紧张,这位是你的爱徒,你看着长大的孩子,我不会对他如何的。今日来,是想告诉阿蓁一件喜事。”

宁蓁神色一变,就听端木尹说:“祁轩的女儿,与我的儿子,下月成亲。”

宁蓁面色一冷,比划着说:“你答应过我,放祁妙走!”

端木尹摇头,“不,我只是答应你,不会伤害祁家人,但你的侄女是天命圣女,自不可流落在外。阿蓁,我痴等你这么多年,从来不曾强迫你,到如今,依旧会给你选择。祁家和端木家必然要结亲,你若点头嫁给我,我便取消你的侄女与我儿的婚事。否则,到日子,他们成亲,无可更改。”

“不可能。”宋清羽冷声说,“你是痴心妄想!这辈子下辈子不管哪辈子,我师娘都不可能喜欢你!”

端木尹眸光一寒,扬手,隔空抽了宋清羽一巴掌,神色淡漠,“我找你来,只为阿蓁高兴,你好好伺候着便是。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

宁蓁连忙去看宋清羽有没有受伤,端木尹轻哼一声,“阿蓁,最后再给你三日考虑的时间,我等你答复。”

话落端木尹转身离开。

宋清羽擦去嘴角的血迹,摇头说:“师娘,我没事。”

宁蓁连声叹气,宋清羽皱眉,“师娘,你可千万不能答应那个贱人!”

宁蓁微微摇头,宋清羽又问:“祁小姐很反对这门亲事吗?”

宁蓁点头,“端木尹的儿子,不是好人。”

宋清羽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宁蓁自然是在意她那位侄女的,可现如今,端木尹逼迫至此,若宁蓁屈从,对她又何其不公?

从宋清羽的角度,他可以理解宁蓁作为长辈的心,但他希望宁蓁不要低头。

“祁家人会有办法吗?”宋清羽问。

宁蓁摇头。祁家已经没什么人了,祁妙这些年也并不在祁家。

宋清羽不知道宁蓁的侄女就是他认识的那个阿妙。当然,祁妙也并不知道,宋清羽此时就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

清风徐来。

姹紫嫣红的花园中,两棵树中间挂了一根柔软的绳子,红衣少女稳稳地侧躺在上面,闭眼假寐,暖暖的阳光照着,清冷绝美的侧颜多了几分温软。

脚步声响起,少女并未睁眼。

几个蒙着面纱的白衣侍女捧着托盘出现,为首者恭声说:“主子命奴婢送来嫁衣,请圣女殿下试穿。若是不合身,不合心意,让巧娘再改。”

绳子微微晃动,祁妙轻盈跃起,足尖落在绳子上,看到托盘上精致华美的衣裙,耀眼夺目的凤冠,伸手一指,神色淡淡,“拿来给我瞧瞧。”

侍女连忙提起祁妙指的嫁衣走上前来。

祁妙俯身,伸手去接,侍女松手的同时,祁妙却站直了身子,看着那嫁衣掉落地上,轻笑一声,“哦,抱歉,突然想起我方才摘了果子,没洗手,怕把这么好看的衣裳弄脏了。”

“奴婢该死!”侍女汗涔涔的,连忙把嫁衣捡起来,用自己雪白的衣袖去拂上面的灰土。

祁妙居高临下,笑意清浅,“倒也不用试穿,合不合身不重要,至于合不合我心意,你家主子和少主心里没点数吗?回去转告你们主子,如他所愿,我会嫁给他那不知哪里捡来的野种儿子,让他最好不要再去骚扰我姑姑。也不照照镜子看自己什么德行,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若让我知道他碰我姑姑一根手指头,我就把他儿子剁了喂狗,不信,咱们走着瞧!”

祁妙话落,一抹红影消失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之中。

方才神色惶恐的侍女,眼底闪过一丝嫉恨,把嫁衣整理好,又放回去,冷声吩咐:“送去圣女殿下的房间。若主子问起,只说合身,且圣女殿下很满意,不要多嘴。”

红影掠过花园,玉石铸就的宫殿出现在视线中。

“圣女殿下止步。”一个老者闪身,拦住祁妙。

祁妙蹙眉停下,“我要见姑姑!”

老者摇头,“圣女殿下,主子有令,只每月十五,允圣女殿下前去拜见圣姑。今日不是十五。”

“我回来还没见过姑姑,不知道姑姑好不好,就想让我嫁给端木彦,不可能!”祁妙冷声说。

老者寸步不让,“若主子吩咐,老夫自会遵从。现在,请圣女殿下回去吧。主子为圣姑找了个她合心意的人伺候,圣女殿下不必担心。”

“姑姑合心意的人?”祁妙愣了一下,“是哪家姑娘?”

老者摇头,“老夫已多言了,圣女殿下请回。”

喜欢盛宠之将门嫡妃请大家收藏:(www.tubo123.com)盛宠之将门嫡妃图播天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宠之将门嫡妃最新章节 - 盛宠之将门嫡妃全文阅读 - 盛宠之将门嫡妃txt下载 - 三木游游的全部小说 - 盛宠之将门嫡妃 图播天下小说

猜你喜欢: 清初情缘绝世无双:至尊小狂妻哑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上天将军听哀家解释拈花一笑不负卿我家爹娘超凶的影后古代生活录盛宠之嫡妻归来掌欢庶女重生之笑忘江山金枝医妃张狂:厉王,请上榻画满田园帝妃临天凤凰台重生之侯府良女田园食香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天才嫡女,废材四小姐女配生存手册出云闭月田园盛宠:太子爷的农门妃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回到古代当花旦大讼师撒娇福晋最好命
完本推荐: 修仙归来的神农全文阅读逆水行周全文阅读吞天记全文阅读重生之娱乐宗师全文阅读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全文阅读超级吞噬系统全文阅读我的身体有bug全文阅读洪荒之红云大道全文阅读恶魔少爷别吻我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寒潮全文阅读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全文阅读绝对荣誉全文阅读本质子不善权谋全文阅读Yes!Your Grace全文阅读重生之神级明星全文阅读读档九八全文阅读联盟之魔王系统全文阅读天官赐福全文阅读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全文阅读宝贝太惹火:老公,轻点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捡漏席爷每天都想官宣超品小农民沈氏家族崛起我的公主我的妻刀剑天帝重生八零锦绣军婚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毒医娘亲萌宝宝九龙圣祖狩猎好莱坞花都最强医神纯阳武神独孤伽罗不孤独衍生痕超维术士我的帝国无双最强狼兵九天剑主侯府商女楚氏赘婿回收商的万界之旅我在明朝当国公岩忍者日志娱乐超级奶爸小阁老快穿:我只想种田美漫之手术果实楼乙

盛宠之将门嫡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宠之将门嫡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宠之将门嫡妃txt下载手机版 - 三木游游的全部小说 - 盛宠之将门嫡妃 图播天下小说移动版 - 图播天下小说手机站